临汾社区:从崩溃到零感染,第一批援助医疗队在黄冈的30天

admin 1个月前 (02-27) 快讯 3 0
疫情结束之后,你还有必要回公司上班吗?

在家办公看起来只是疫情中的权宜之计,然而在国外,远程办公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潮流。疫情之后,还有必要回公司上班吗?工业革命之前,人们其实就是在家办公直到疫情到来之前,很多人对于远程办公其实还是很陌生。2008 年金融海啸之后,不少公司正是通过远程办公缩减成本活了下去。

本文来自公众号:一条(ID:yitiaotv),本文自述:付艳萍,作者:倪蒹葭,特别鸣谢刘超对此次采访的帮助,题图来自原文


大年初一,首批驰援湖北的医疗队之一


湖南株洲市中心医院的15人医疗队抵达黄冈。发现状况令人崩溃:黄冈当地医护人员天天连轴转,已经支撑不下去,防控不到位,医护人员陆续被感染,床位紧张,住不进救治点的病人和家属大哭,防护物资和生活物资都奇缺……


株洲市中心医院医疗队部分队员


医疗队在黄冈龙王山救治点


株洲市中心医院医疗队先是接手了3个条件艰苦的临时救治点,1月30号,入驻黄冈“小汤山”——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,和其他医疗队同事一起负责了58张床位,三周里照顾20多位病人出院。15人的医疗队,护理组一半以上是男护士,一个月来,实现了全员“零感染”。



黄冈本来是武汉之外疫情的第二重灾区,截至2月25日7时,黄冈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累计达1659人,占确诊病例总量57.12%。


株洲市中心医院医疗队主管护师付艳萍


主管护师付艳萍会在工作之余,用手机拍下同事们的日常视频传回株洲,一条电话采访了付艳萍,并得到授权发布她拍摄的视频。“在疾病面前,我们常感到有心无力,但在病人面前,我们就是力量源泉。”


黄冈一线医护人员的真实生活



护士王嘉铭照顾危重病人,给昏迷病人进行肠道营养


我们的主战场是黄冈“小汤山”——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,有一千张床位,收治黄冈市大部分确诊和危重病人。湖南株洲分队负责58张床位,现在只有40多位病人,已经出院了20多个,每天每个病区都是以个位数在进病人。


目前治疗的重点是重症病人,我们把重症病人集中放在一个监护室,他们通常是昏迷、气管切开,如果把轻症病人和他们放在一起,轻症也会被感染加重。专科和危重症的专家也都集中起来,负责重症监护室,降低死亡率,把愈后对身体的伤害降到最低。因为没有特效药,所以是对症治疗,配合传统中医和提高自身免疫力的药物。


多是本身就有基础性疾病,才会发展到危重。病毒的毒性正在减弱,新进来的病人以轻症为主,重症病人多是早期留下的。



教病人做呼吸操


面对轻症病人,现在我们开始做呼吸康复操和叙事护理。之前也想做,但真的没有时间,本来都延迟了下班,结束工作时已支持不住,现在可以利用下班时间来做。


呼吸操,是2018年王辰院士开始推广,可以提高肺功能,在临床,尤其对慢阻肺和长期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的病人有很大的益处,缩短了他们的治疗周期。2月17号一大早,经过医疗队的详细检查和评估,很多患者都适合做呼吸操。他们非常高兴。可以下床活动的患者都加入到我们,我们鼓励患者每天至少花三分钟做。


叙事护理就是描述一件事,让病人把疾病的经过、心里的委屈都倾诉出来,帮他们解除心结。比如他觉得自己今天状态好像差了些,我们就用医学知识告诉他,病的发展就是这样的过程,也听他们讲讲自己的故事。


病人长期在隔离病房,看不到家人朋友,心里特别容易焦虑烦躁,我们教他们呼吸操和做叙事护理,也能让他们觉得不孤独。


两位护士在交接班


我们通常早上6点半起床,有班车从酒店到医院, 7点半准时出发,每次和接送的志愿者、酒店人员目光交流,都能感觉到满满的善意。


早上8点钟交接班,一个班约8小时,有早、中、晚三班。我们四小时轮换一次,4小时在病房里面,4小时在外围工作,因为在病房要穿着严密的防护服,不吃不喝不上厕所,4小时基本上汗水就浸透了,医护如果觉得憋不住尿,就会穿上尿不湿,一天下来只用一套防护服。


在临时救治点工作


工作逐渐步入正轨,刚开始我们每个人都在崩溃边缘。因为我们是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,大年初一晚上11点到了黄冈,接手过3个临时救治点。


救治点病床有限,病人哭,住不进医院的人也在地上哭,医护跟着哭,哭完继续上班。印象很深的是,有一对夫妻都染病,但只有丈夫住进来了,他非常急躁,我们就用了不符合医学规定的方法,让妻子跟丈夫共用一张床,也办了住院,他们非常感激。


医护已经形成习惯,把自己例餐里的水果攒下来,给病人吃


物资一直是紧张,但没有刚开始那么恐怖,大年初一过来的时候,任何东西都很紧缺,卫生纸垃圾袋没有,女病人的卫生巾也没有,我们把自己带来的和酒店应急的都拿去,有什么我们都是跟病人共享。


到了现在,全国的捐赠有很多,生活用品没有问题了。防护物资还是紧缺,因为捐赠的很多达不到标准,所以还是限量领取,今天领明天的。


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外,每天有物资送来


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医护在领取物资,不少空间还是工地状态


2月2号护理组全员从临时救治点转战大别山医疗中心,医疗中心原本是5、6月份才启用,如今工人师傅加班加点赶出来交付使用,病区的物品有成千上百种,我们只有几间空空的房间,所有物品堆放在地上,每天要花大量时间找东西。


隔离病区发现没有了注射器,就用呼叫仪,让护士站送去,但很快又发现没有另一样东西,传递的次数越多,医护感染的风险越大,效率也低。


我们当时就下定决心加班,把所有的物品分成两类,隔离病房(污染区)使用和办公区(清洁区)使用。在隔离病房设立储备间,我们称为“2级库房”,免去了一趟趟传递的交叉感染风险。也设立了大输液库房、清洁物品库房和办公用品库房。


每天治疗工作的排班已经是满负荷了,我们是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来科室整理物品,其他医疗队也有人劝我们,在这里上不了多久的班,搞这么认真仔细干什么?还不如用这个时间休息一下。但整理做好之后,大家发现工作起来省时省力,顺畅了很多。


护士李锐从隔离病房出来,脱下防护服,身上已经湿透


疫情时期,根本请不到护工、保洁,以前由他们负责的卫生和生活琐碎,现在要全部由医护承担。


一个班下来,护士除了常规的治疗护理,平均要给病人打20瓶开水,要每间病房搞卫生,清理垃圾,要帮病人解决充电器、卫生纸等各种生活问题,以前在普通病房一个人能完成的事,现在要3倍的时间才能完成。穿着厚重防护服,每人每天的微信步数都是2万步以上。


院感集中培训了一次穿防护服


我们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疾病,每天都在学习。很多人都没有穿防护服的经验。因为国家的甲类传染病才会用防护服,乙类都很少用到,这次是乙类传染病,甲类管理。平时在医院,手术衣戴个N95口罩,已经是严格防护了。


到达黄冈当晚,跟队的院感老师彭丽华集中培训了我们一次,脱防护服时,必须从里往外卷,整个过程不能碰到头部、脸部或衣服,脱完以后,防护服也要很细心地从里往外卷,要把所有的病毒都卷在里面。穿上整套衣服要10多分钟,脱下得花20多分钟。为了防止感染,我们都有自己单独的房间,之后院感老师就一个房间一个房间过,确保每一个人都学会了。


49岁的株洲市中心医院护理领队朱娟玲都是最后一个下班,因为要核对每班的诊疗单,做好记录


这么多不认识的、不同科室的人一起协作也是第一次,医生都是各个科室的主任、副主任,但大家会抛开头衔,为了新环境去协调。


株洲地区来了6个医院,99%都不认识,而且大家都穿着防护,更加难认。我们就把值班医生的名字电话都写在黑板上,在微信群里交接班,通常是第二天交班的时候,才反应过来,你就是群里的某某。我们开玩笑说,虽然同事这么久,是抗疫的战友,但是等疫情过去,见面还是不会认识。


每天都需要学习,我们医疗队的谭英征副主任是感染科的专家,也是我们病区的总住院,他每天会看最新的文献和医学动态,发在群里,然后我们再针对每个病人不同情况来讨论。


一个月下来,全员零感染


院感彭丽华,负责全队感染防控


我们株洲市中心医院15人的医疗队是零感染,有一位跟队的院感老师彭丽华,主管防控这块。


“院感”意思就是医院内感染,这是压力非常大的一块。很多病人其实是在医院内部感染加重的,医护人员也是在救助过程中感染上的,怎么降低这个感染率,就是院感老师的任务。


医疗队在龙王山救治点合影


大年初一到达黄冈之后,我们接手了几个救治点,当地的医护觉得我们比较“奇怪”,也比较严格。第一个班,是在龙王山救治点,一家老年公寓临时改造而成,输液架都不全,直接在墙上钉了钉子挂吊瓶。当地医务人员已经在陆续收诊病人,但防控做得还不够,院感彭丽华拿到当地医院的布局图,重新规划、区分污染区和清洁区,进行医院布局的施工改造。


1月29日,办公室接到电话,救治点的一位本地医生确诊感染,他是最早接触患者的医生,接完电话,几个医生沉默良久。我们当时心里特别不舒服,哭了好几次,同行之间的感触吧,他太辛苦了,工作时间太长,因为没有人顶替他;我们是第一批到达黄冈的医疗队,好多当地医生看到我们真的是眼泪都流下来了,因为已经支撑不下去了。


医护用手机和写字交流


拿到续命钱的蔚来,接下来该咋办?

年底,蔚来发布第三季度财报:净亏损 25.217 亿元,截止 9 月 30 日,蔚来所拥有的全部资产总额不足 20 亿。此前,陆续传出广汽、吉利要投资蔚来,但是并未见有下文,直到与合肥政府的这次框架协议的签署。为了能够拿下这笔融资,蔚来将在合肥设立“中国总部”。我们暂时无法得知合肥政府与蔚来的协议细则,以及双方给出的条件。至于李斌对蔚来的掌控权问题,到此应该可以告一段落了。蔚来接下来要做什么?

年初五,院感接到任务,去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进行防控指导,湖南第一批援鄂医疗队是负责该医院5楼整层楼,医院布局是合理的,有医务通道和病人通道,在办公区和病区之间有三个缓冲间,我们将其归为潜在污染1区、潜在污染2区以及缓冲区,医护人员怎么进出入病房,护士怎么配药送药接药,怎么穿脱防护服,以及哪个区域要备哪些物品,院感都仔细给出流程,物品一一罗列,生怕少了哪个环节。


护士站(清洁区)已经用玻璃封住,和隔离病区的医护即使面对面,也听不见对方讲话,交流需要用手机或者写在纸上,贴着玻璃给对方看。


院感从当地医院后勤人员那里了解到,医院是集中中央空调通风,病区和办公区共用一个机组,这样很可能会将病人呼出的病毒通过空调带入办公区。所以马上告诉后勤人员一定不要开办公区的空调,保证病房的空调,办公区用电炉烤火。


年初六晚上,收治病人之前,再次告知黄冈当地护士空气物表及地面采用什么消毒,以及消毒剂的浓度配比。等一切准备就绪,病人通宵陆续入住,所有医护穿戴防护服后互相检查,或是经过院感检查,确认合格才能进入病房。


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,院感彭丽华承担了卫生员工作


疫情时期,根本请不到卫生员,院感老师主动承担起卫生员的工作,每天打扫厕所,拖地喷洒,配制消毒液,医疗队还开玩笑说这么高级的卫生员,肯定能保证医护人员零感染。


下班的路上,护理领队朱娟玲和护士王嘉铭,累得说不出话


在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,刚参与了基础的布局,因为南湖救治点条件比较艰苦,我们分了一部人去南湖。护理领队朱娟玲说,我们是株洲地区最大的医院,所以我们去最艰苦的地方。


南湖医院由福利院临时改造,可收治120人,距离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只有几分钟车程,主要是收治发热的、已做核酸检测等待结果的病人,结果阳性的转至大别山。到南湖医院门口时,也是让院感老师最先进去。院感像是排雷兵,地雷排了,安全了,后面的人再出来抗战。


当时已经有病人陆续进来,但医护通道和病人通道是共用的,而且一个院感人员也没有。我们也只能依靠福利院原有的条件分区、建通道、优化流程,每层楼争取到配一瓶快速水消。


队员在酒店互相剪发


医生梁彦超剪发后


在开始工作前,院感就制定了我们怎么回房间的流程,我们所有人穿冲锋衣,方便用酒精擦拭,酒店房间外面放置了两个柜子,从外面回来,最外层衣服放在第1个污染区(柜子),用酒精喷洒,包括鞋子、鞋底这些都要喷;毛衣这一层就放在第2个柜子。


脱完毛衣,手消毒,开门后再快速手消,把包挂好,用消毒纸巾擦拭门把手,再去洗澡、洗头,必须要洗半小时以上。房间卫生我们都是自己搞,因为酒店人员也是志愿者,尽量减轻他们的负担。


为了防止感染,医疗队无论男女,在宾馆自学成才,互相剪头,虽身处疫区,但剪发气氛轻松,有人修改梁咏琪歌词唱道:我已剪短我的发,看你病毒怎么发。女医生梁彦超和家中孩子视频,1岁多的宝宝不认识短发的她了,叫她阿姨。


我们队友之间尽量是电话和微信联系,避免接触。都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单独吃饭。平时工作,也保持两两检查防护服之后,再进入隔离病区的习惯,进去之后,也会不定时看对方的衣服。


株洲市中心医院给每个人准备了几箱物资


出发时,株洲市中心医院就给我们每个人准备了几箱物资,大到衣服、药品、营养品、防护用品,小到热水袋、脸盆、护手霜、指甲剪等等一应俱全,简直是搬家式援助。之后又寄来两批物资,有蛋白粉、胸腺肽,增强免疫力。


近一个月背井离乡的工作,湖南医疗队很多队友身体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,了解到他们的需求后,我们会第一时间带着药品和设备赶到现场援助,后来大家形成习惯,一有问题就找株洲市中心医院的队友,他们那里什么都有,因为大后方给我们准备得很充分。


我们队是一个特例,男护士占了一半多


五大男护士


我们团队是一个特例,一般出来援助的医疗队,女护士占了90%以上,但我们医疗队9个护士,5个是男护士。


我们医院男护士在湖南省也是数量最多的,派这5位男护士来,是因为他们都从事过重症医学,郭希是重症医院副护士长,王嘉铭是重症医学的专科护士,还有两位来自手术室的护士,以前也轮训过重症医学,最小的男护士欧飞宇,94年出生,他在120院前急救中心工作,以前是重症医学科的,所以他们都有这方面的工作能力。


手术室护士李锐,大年初一接到医院通知下午就出发,放下电话,他立刻带着宝宝和妻子下楼买了烟花,度过最后的过年时光


医院觉得我们大老远出来,背井离乡,所以也多选择了一些男孩子,体力耐力要更好一些。男护士是一个弱势群体,我之前带过一个护士,他交的女朋友家里不同意,就因为他是一个男护士,但这次他们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
郭希护理重症病人,诊疗单子非常长


ICU的郭希和王嘉铭,有重症监护室的丰富经验,义不容辞地承担起危重病人的护理,帮他们翻身,经常要做一些感染危险高的气道护理等操作。护理一个气管切开的病人,风险非常高,痰液会溅到身上,他们每天为危重病人吸痰、测量生命体征,观察气道和吸氧情况,治疗非常繁重。


上完夜班之后,白天就不用上班,但他们会主动过来搞卫生。


护士李锐


护士李锐是手术室神经外科专科组长,他是情商很高特别会表达的男孩子,上班时间紧任务重,他加了病人微信,用休息时间给病人介绍病情,做健康宣教和心理护理,甚至之前南湖医院的病人,核酸检测阴性后还给他发信息告诉他结果,感谢他的鼓励。


“根据马斯洛需求的定义,很多隔离的患者不只是需要食物和治疗,也需要交流沟通。所以我工作的时候,也会对他们进行人文护理——交心!”李锐说。


南湖医院一位82岁李奶奶,因为住院仓促,把手机遗忘在家中,又记不住儿子的电话,情绪非常激动,天天闹着要出院。


李锐知道,李奶奶是对陌生的环境感到孤独无助,于是他一有时间就去和老奶奶聊天,她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在黄冈,在浙江当教授的小儿子更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骄傲,这次作为疑似新冠肺炎患者隔离治疗好几天了,又联系不上家人,才闹着要出院。李锐每天去跟她聊天,她不再闹着要出院,开始配合医护的治疗。


李锐托付接手的管床护士,多关注老奶奶


2月2号护理组全员转战大别山,李锐临走前特意交代接手的管床护士要多多关注老奶奶,尽早帮她和家人取得联系。来到大别山后,李锐要负责30位患者的护理,仍时常询问南湖医院护理过病患的情况。


护士邓建斌在采集咽拭子


邓建斌是手术室副护士长,他平时要管手术室100多人的排班,派他来也是因为他的统筹管理经验。他临行前再三叮嘱妻子:“父母年纪大了,就告诉他们医院临时加班,不回去过年,支援的事就不要提了。”


在龙王山救治点的第一个班,由于环境不熟悉,物品准备不齐全,乱得让人崩溃,他当晚回到酒店,凭着记忆画出病房布局图,分配区域管理,增设隔离区物资补充站,标配每个治疗车,让流程顺了起来。


护士邓建斌一上午采集到的咽拭子数量


我们同事生病了,人力不够的时候,他一个人管两个人的病人,一天在隔离病房连续工作了10个小时,不吃不喝不上厕所,下班之后我们就问他怎么样,他说还好还好,我们都知道肯定很辛苦,一般在隔离病房只能工作4、5个小时。


邓建斌还主动承担为病人采咽拭子的工作,采集的时候,病人很容易咳嗽,是职业暴露风险很高的操作,要戴上面罩,达到三级防护。他一天要进行数十次这样的操作。


这一次,他做的事情相对是最多的。在株洲后方的同事看来,他到达黄冈后,在医院大群里报了个平安,就消失了。


陈娜护师


我们4个女护士,也都是有相关背景,比如陈娜护师在钟南山院士团队工作过,她个子特别小,一米五多,防护服穿起来很不合身,行动费力,但也没有因为这个局限而少做事情。


生理期的时候,女性医护会用尿不湿,卫生巾肯定是不够的,再贴上暖宝宝,这样就还好。因为平时在株洲,生理期的时候我也会碰上做纤维支气管,从早上7点半工作到下午一两点,不吃不喝不上厕所,所以这方面已经有准备了。


大年初一,医疗队从长沙南站出发


出来得久了,最大的问题是想家,儿子一年级,特别黏我,每天要辅导作业,爸爸妈妈年纪大了,有高血压和心脏病,大年三十,我告诉爸爸妈妈报名了支援湖北,我妈妈就哭了,说能不去吗?我说这就是我们呼吸科的问题呀。


看了赞扬我们的文章,我其实感觉有点不好意思,因为我们就是做了本职工作。我唯一期盼的就是大家平安,这场疫情赶快过去,所有的家人团圆。


株洲市中心医院15名支援湖北黄冈医疗队队员:刘毅,梁彦超,谭英征,熊佳丽,罗细萍,彭丽华,朱娟玲,谢建梅,付艳萍,邓建斌,李锐,郭希,陈娜,王嘉铭,欧飞宇。


医疗队做到“零感染”的Tips:


1.医院内区分医务通道和病人通道,区分污染区和清洁区,如果是集中中央空调通风,病区和办公区共用一个机组,那一定不要开办公区空调。


2.保证免疫力,可以吃蛋白粉、打胸腺肽。


3.明确下班后回房间的流程,房间外面放置了两个柜子,从外面回来,最外层衣服放在第1个污染区(柜子),用酒精喷洒,包括鞋子、鞋底这些都要喷;毛衣这一层就放在第2个柜子;脱完毛衣,手消毒,开门后再快速手消,把包挂好,用消毒纸巾擦拭门把手。再去洗澡、洗头,必须要洗半小时以上。


4.队友之间尽量电话和微信联系,单独在自己房间吃饭。


5.进入隔离病区前,两两检查防护服。进去开始工作后,也不定时看队友防护服是否有问题。


本文来自公众号:一条(ID:yitiaotv),本文自述:付艳萍,作者:倪蒹葭,特别鸣谢刘超对此次采访的帮助

,

阳光在线

阳光在线www.jinyanlawyer.com(原诚信在线)现已开放阳光在线手机版下载。阳光在线游戏公平、公开、公正,用实力赢取信誉。

皇冠APP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临汾社区:从崩溃到零感染,第一批援助医疗队在黄冈的30天

网友评论

  • (*)

最新评论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291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8
  • 标签总数:759
  • 评论总数:27
  • 浏览总数:1852